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南偏南的博客

半个文人半个商人,一个真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美国机场被“吻瘫”完全是小题大做  

2010-01-11 21:23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如果一个人被吻瘫,那这个人就是一位弱不禁风的人,至少不是一个正常的健康人,可能是生理不健康,也很有可能是心理不健康,尽管这个“吻”可能是意外之吻。

同理,当一座机场因乘客的一个吻而瘫痪,那这个机场也存在类似的问题,这里不排除机场的设施不完备或防范本身就有漏洞,否则一个意外之吻的力量是不会令一座机场瘫痪的。唯一让我们对“吻瘫”机场不感到意外的,那就是因小题大做而瘫痪,因瘫痪而再次的小题大做。

我们需要明确的是,中国留学生不应该为了一个吻别,而贸然的进入机场安全区,但话又说回来,假如中国留学生所进入的安全区真的很重要,那为何不完全封闭?那个所谓的安全区的确很重要,安检员为何要擅离职守?假如那个安全区确实很重要,为何不能在第一时间透过监视器发现有人进入安全区?既然那个安全区的确很重要,摄像机的镜头还会有死角或盲区?

中国留学生的一个吻,让美国机场瘫痪,而且一瘫就是六个小时,导致数以千计乘客重新接受安检、航班延误。据说,由于这个吻也使中国留学生江海松将面临500美元的罚款和30天监禁的处罚。一些美国议员认为这样的罚款还嫌太轻,一位参议员甚至要求吊销他的签证,将他遣返回中国。

我以为这有些小题大做了,根据我本人的经验,这也不是美国机场的第一次小题大做。

那还是几年前的冬天,我在美国的一个机场乘机,由于那年我患有肩周炎,所以就用大红围脖将左臂挎起来,这样会减轻疼痛。

但来到安检门口,美国人对我挎着胳膊的形象很感兴趣,先是让我将围脖拿下,再通过安检后,又将我从安检口请到旁边的一个封闭区,从头到脚的进行仔细检查,还将我的行李箱打开,拿出所有物品逐一再检查。虽然我提出抗议,告诉他们我的左臂不方便,他们还是强硬的要我举起双臂,在我身上搜查,直至确认我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恐怖分子为止。

其实我已经通过了安检,但他们就根据我用围脖挎着胳膊,就想当然将我列入重点检查范围,这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,因为我在中国安检、加拿大安检、韩国安检都是一次通过,唯独在美国遭受重点检查,这不是小题大做又是什么?

所以当我听说由于一个吻,而使得一座机场瘫痪6个小时的事,我就想到了这一定又是美国人的小题大做。有些人可能以为小题大做也是负责任的一种表现,其实这恰恰是不负责任所造成的。正像我们在前面所说的那样,假如中国留学生所进入的所谓安全区真的很重要,那为何不完全封闭?安检员为何要擅离职守?为何不能在第一时间透过摄像机发现有人进入安全区去制止?监视器的镜头为何在安全区还会有死角或盲区?如果提前解决了以上的任何一个问题,也不会出现“吻瘫”的情况,提前解决好这些问题是对自己负责任,也是对有可能贸然进入安全区的人负责任。

前面漏洞百出,后面亡羊补牢,还小题大做,这就是最大的不负责任和推卸责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9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