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南偏南的博客

半个文人半个商人,一个真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人节没有情人可以唱情歌  

2009-02-12 00:08:58|  分类: 人生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情人节到了,“有情”的人约会情人去了,“无情”的人只好去幻想“梦中情人”。而有些有情人的人为了麻痹爱人还要伪装一下,有意识的提前一天或错后一天约会情人,以示自己的清白。像我这样既无情人又无梦中情人的人,只好来这里唱情歌。

常看我博客的博友,可能以为我是一个严肃、理性的人,其实我是一个轻松、感性的人;有博友可能会以为,我是每天泡在网上的“网虫”,其实我是一个喜欢运动和文娱活动的人。我从小就喜欢吹拉弹唱,而且完全是勤学苦练、无师自通,尽管水平极为一般,只能达到听我吹拉弹的人,可以猜出我吹拉弹的是那首歌,绝对没有享受的感觉。说到唱,我还可以自豪的自我表扬一下。

我唱歌的品位不很高,大都是流行歌曲。我之所以喜欢流行歌曲,还要从我上中学的时候说起。那时我家有一台收音机,虽然还在文革期间,但我常偷听南韩和日本流行歌曲,尽管听不懂歌词,但我常常被那陌生而又熟悉的优美旋律所打动,有时还陶醉其中。

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有一次上课,我不自觉的默默哼起一段流行歌曲的旋律,由于我不会乐谱,也没有录音机,所以那段优美的旋律稍纵即逝。回到家,我调动起我家当时所有的乐器,口琴、手风琴、扬琴、二胡、小提琴,试图找回那段旋律,但遗憾的是再也没有找回那段当时感觉很优美的旋律。于是一首可能走红世界流行乐坛的优美歌曲,就这样胎死腹中。

说起玩乐器,我有一个最大的特点,那就是不用看乐谱,因为我也不识谱,但只要我会唱的歌、我会哼的曲,就能够不看乐谱从头到尾的演奏下来。据专业人士说,这是我有音乐“天赋”。虽然那时能够演奏的哥还不多,但《东方红》、《我爱北京天安门》、《卖花姑娘》等及八个样板戏还是手到“琴”来的。

对流行歌曲,我可能有一种天生的悟性,最典型的是十多年前,有一首刚刚流行的歌曲。有朋友听说我学歌速度快,他就和我打赌,说我在30分钟内如果学会这首歌,可以跟着卡拉OK在演唱大厅唱下来,这一天的消费就又他全部买单,然后还请去吃夜宵。于是我在KTV房间内,听了一遍原唱、跟着原唱断断续续的跟了一遍,然后又跟着原唱唱了一遍,在20分钟后,我就轻松地当众将这首歌完整的唱下来。这算是天赋吗?我自己也怀疑,但也自豪。

我唱歌有两个特点,第一个是调高。那时在《跟往事干杯》刚刚走红的时候,我曾和天津的一位专业歌手,也是当时以《跟往事干杯》而见长的歌手合唱这首歌,我的高音丝毫不亚于他,所以最后他给我的评价是“你的高、低音还可以,中音差一些,还不会用气,至于演唱水平,在四郊五县(就是天津的农村)演出的时候,可以在中场出场”。我知道这是讽刺我,但我还是引以为自豪的,至少也可以在演唱会出场。这样的出场可能挣不到钱,还要给艺术总监“行贿”。

出于我对自己演唱水平的自信,两年前,我曾答应一些博友,在博客上播放我的“演唱会”录音。当我找到歌舞剧院的朋友,走进专业录音棚,在专业录音师面前,唱出的歌据说基本走调、跟不上节奏,最后录音师在听过我所唱的,自以为还很拿手的王杰的《她的背影》、《安妮》、张镐哲的《不是我不小心》、庾澄庆的《改变所有的错》、周华健的《寂寞的眼》、黄品源的《你怎么舍得我难过》、臧天朔的《朋友》、姜育恒的《爱我你怕了吗》和零点的《爱不爱我》、《回心转意》及迪克牛仔的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》等歌曲后,善意而含蓄的说:你的情绪很饱满,但还是练一段时间再来吧。我还很不服气的问:我唱的不行?他说:这些歌里你只有一首可以达到录音后自我保留的水平。靠,还是自我保留,发行是不可能了。

我唱歌的第二个特点是很用情。我对任何一位歌手也没有偏好,但凡是符合我的悲伤、舒缓、深情诉求的歌曲我都喜欢。我感觉唱歌的时候心中一定要有故事,没有心中的“安妮”,没有曾经见过或希望见到的“背影”、没有那曾经“不小心”犯过的错误、没有曾经让你激动或使你难忘又“难过”的人和事、没有发自肺腑的“爱不爱我”的呼唤、没有让爱“重来”的激情,就不要演唱这样撕心裂肺的歌,否则也不会感染别人。

我在五六年前,为了一首歌还得罪过一个朋友。那次是喝酒,都在半醉半醒之间的时候,一个朋友和我叫板,说你如果唱出一首,我不知道是那首歌,这杯我就干了,如果我知道,这杯酒你干了。我知道他喜好音乐,还开过音像店。所以我就选择了很少有人听过的叶瑷菱演唱的《爱我别走》:“哦,为何不回头,用你那温柔的眼眸;为何不开口,对我说你并不想走。哦,为何不停留”。这首歌他的确没有听过,但他由于小心眼,至今对此还耿耿于怀。

我还曾做过一次梦。那是在15年前,我和我的“梦中情人”漫步在初冬的街道上,从天上飘下的小雪和早已脱落树叶的枯枝在昏暗的路灯下,随着北风摇搁着的身影在地面晃动,但由于我的“不小心”,使她对我极为失望。我们默默无语的走在这条昏暗的路上。在距离她家门前二十几米的地方我们站住了。我低着头她含着泪,四目相望而无语。这时她用力的拥抱着我,在我耳边轻声说道:我们分手吧。在她拥抱我的一瞬间,我还以为会重新和好,但当她说出:我们分手吧的时候,我却如五雷轰天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她已向家门跑去。这时我千言万语涌上心头,我望着她那在风雪中的背影,不由自主的唱出了《她的背影》:“只好每天守在风中任哪风儿吹,风儿能够让我想起过去和你的感觉······”还没等我再唱下去,她又转身跑了回来,紧紧的抱住了我。然后我们哼着《爱我,别走》走向远方。

这不过是15年前的一个与歌有关的梦。

(《爱我,别走》http://music.sina.com.cn/yueku/m/1001253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