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南偏南的博客

半个文人半个商人,一个真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起诉陈水扁没有具体求刑引争议--是否为解除羁押埋下伏笔  

2008-12-13 00:02:14|  分类: 港台观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从陈水扁自11月11日入狱至12月12日已经整整一个月,随着扁案的不断曝光,人们对陈水扁的刑期预估也随之提高。虽然台湾尚未取消死刑,由于台湾方面向瑞士提出“司法”互助请求,并签署了不会判处陈水扁死刑的承诺书,所以陈水扁就是有再大的罪,最严厉的判决也就是无期徒刑,而不会是死刑。

虽然有人为陈水扁算过刑期,有说30多年、有说60多年,还有说是100多年,最高的根据一罪一罚的原则,认为应该是无期徒刑。

然而令人意外的是,对陈水扁只是以陈水扁身为台湾领导人犯种种罪行,特侦组特别请求法院量处“最严厉之刑”,而没有具体求刑。过去,检方对于恶性重大的暴力犯,或重大贪渎犯,总会在起诉的同时,另以篇幅表达检察官的“态度”,社会瞩目的大案,总少不了检察官的具体求刑,但陈水扁贪渎的世纪大案,特侦组最后选择避开这个敏感的问题。针对这一点,在台湾引起的极大的争议。

国民党“立委”李庆华指出,没有具体求刑是特侦组的推卸责任,这是由于特侦组中的某些人和总检察长与扁有说不清的关系,为了推卸重判扁的责任,将判扁重罪的责任推给法院。所以在罗列了扁的罪行之后,又不求刑的一个手法。

也有人说,在特侦组给扁具体量刑的时候,内部发生分歧,特别是领导特侦组的总检察长陈聪明,力主不明确求刑。在特侦组内部争持不下的情况下,最后只得以“最严厉之刑”含糊带过,以求得共识。因为“最严厉之刑”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解读,为陈水扁的轻判留下了操作和想象的空间。

而特侦组自己的解释是,起诉书中最严厉制裁的来源,就是依陈水扁当初宣誓的誓词,“如果贪脏枉法,愿受最严厉之制裁”。陈云南后来解释,有关罪行的“最重刑罚”就是无期徒刑,甚至于相当于是死刑。

岛内律师庄淇铭指出,他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作法,不过他可以理解特侦组的作法。一句“可以理解特侦组的作法”,又给人们对起诉陈水扁只求“最重刑罚”而不求具体求刑,又留下有争议和想象空间。因为以扁的誓言求刑而不是以罪行事实求刑,对社会的说服力是大不一样的。因为法律不是以誓言判刑,因为违反誓言不过是食言而已。这也为未来的审判刑期的合法性和公正性留下了可争议空间。

国民党“立委”邱毅对此也相当气愤,他痛批,“检察总长”陈聪明从中干预,才让此案高举轻放,他有预感,扁案将因此而重案轻判,因为没有具体求刑,恐怕一拖就是十年多年。由于没有具体求刑,从起诉到三审会拖很久,等到社会关注过去,扁会被轻轻放过。他隔空向马英九喊话,检察官没有具体求刑可以吗?难道真的要放任陈聪明继续操纵司法,包庇人神共愤的扁珍吗?

当然也有人说,检察官之所以不明确求无期徒刑,就在于求一个无期徒刑,都不足以表达检察官对陈水扁的愤怒。从法律用语上看,“最重刑罚”比无期徒刑更严厉。

对于起诉结果,吴淑珍发表声明称无法接受。陈水扁的律师郑胜助说,他对特侦组起诉不意外,并指称,起诉书所提证据与推论矛盾且不够扎实。郑文龙则说,特侦组是检察界菁英,但他看到起诉书却觉得不高明。

但无论如何判决陈水扁,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陈水扁并虽然不是世界上贪污最多的人,但绝对是最无耻的人。别人再无耻,也是证据办到那里,承认到那里,而陈水扁和家人至今依然是不论证据办到那里,他们就否认到那里。

我个人以为,这也为今天有可能以各种方式先解除羁押陈水扁出狱埋下了伏笔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