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南偏南的博客

半个文人半个商人,一个真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写博客如何处理与编辑的关系   

2008-08-28 00:07:39|  分类: 人生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老问题,但也是一个新问题。之所以说他老问题,就在于自从有报纸、杂志和出版社那天起,就有作者和编辑问题。之所以说它新问题,因为博客是一个新生事物,作者和编辑的关系又出现了新情况。

我从上中学的时候,就与编辑打交道。那时我热心于写电影剧本,每年一部,写好修改完,就邮往电影制片厂。开始的时候在几个月后接到一个打印好的“您的剧本看过了,经研究不适合本厂拍摄,谢谢支持”的退稿信。刚开始接到这样的退稿信心里很不服气,你们拍的那些破片子还不如我的剧本,于是便改邮其他制片厂。

几年后,突然接到某厂的一个编辑给我回了一篇手写退稿信,心里将要熄灭的热情又重新燃烧起来,再写再退、再退再写,可喜的是退稿信都是手写,而且退稿信越写越长、意见也越来越细,我的信心也越来越足。一直写了十二年,最后终于有一个制片厂约我去改稿,那真是喜出望外。但最后还是没有成功。

当时我也和现在的一些博友一样,很是不服气。但现在看起来,那些剧本真的应该退,不仅该退,还要烧掉。我要说的是博文没有被推荐,首先要想到自己是否有何问题,而不能一味的责怪编辑。

后来一位朋友对我说,你的逻辑思维比你的形象思维好,你就试试写影评吧。       

我和天津的报纸杂志编辑较熟,如果先给他们写影评,我不知道自己的最真实水平是否能达到发表的水平,于是我先给《电影作品》写了一篇影评,两个月后,收到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稿费;之后又给《电影文学》写了一篇电影理论文章,几个月后又发表了。我这才知道,自己不适合写剧本,而是适合写评论。

我想说的是,我们写博文也有这个问题。可能自己不适合某种文体或题材的写作,如果长时间没有得到编辑的推荐,是不是我们自己的特长没有发挥出来?扬长避短是我们写作时的首要问题。

后来自己也做了编辑,也给其他报纸、杂志写影视评论。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。我自己就害怕作者主动问我“我的稿何时发?”。所以我从来不问其他报纸、杂志的编辑:我的稿怎么样?我知道,这样等于是给人家施加压力。稿没有发一定是有问题,如果发了有问题的稿,也是对作者的不负责。没有发的原因可能是观点的问题、可能是时间问题、可能是媒体的选题问题、可能是自己稿的质量问题等等。想问题一定要设身处地的思考,不要让编辑为难。因为编辑首先要负责的不是作者,而是读者和媒体。

所以说,我们的博文没有被推荐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,不要一味的责怪编辑,而是从自己的选题敏感度、视角、深度和是否适合该博客网站的特点等方面多做思考。根据我的经验,日报和晚报的要求就不一样,杂志和报纸的要求也不同。自己写稿前,一定要知道这是给“谁”写的,否则就很难“百发百中”。

你可能不适合这个博客网站,可能就适合那个博客网站。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个网站博客,我们就要适合这个网站,而不能指望网站适合你。即使你开设了几个博客,客观、严格地说,一篇博文在一般情况下,只适合一个博客网站。不能指望一篇博客被所有网站选择。如果有这样的情况,不是你出现了问题,就是博客本身出现了问题。因为有喜欢八卦的,有喜欢庄重的;有以新闻为主导的,有以思想为主导的等等。

当然也有好文章被忽视的时候和可能,编辑也不可能滴水不露的看到每一篇博文,看到了也不可能一字不差的看完。现在网络编辑的看稿量,我想远远超过了过去平媒编辑的看稿量。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,长时间、多次的好文章,总有被发现的机会。希望我的经验能对一些朋友有所启发。

讲一个老笑话:某作者问编辑:我的稿怎么还没有发?编辑无奈地说:报纸没版面,每天都很紧张。哪天你看报纸有“天窗”的时候,就给你发了。于是那位作者每天都仔细的在报纸上找空白的“天窗”。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:是报纸没有版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