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南偏南的博客

半个文人半个商人,一个真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教育被无情地“人流”  

2007-02-14 23:42:35|  分类: 教育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也许世界上99%的事的都有标准答案,可能那没有标准答案的1%就是语言。虽然我没有教过语文,但我知道语文在学校是有标准答案的。但当一个民族的语文教育也出现唯一的标准答案时,我想这正是该民族语言僵化的开始,人的思维是靠语言来完成的,当语言僵化的时候,就不要指望他的思维活跃起来,进而有创造性。这就如同一个被捆绑着双脚的人,去拿世界径赛冠军一样,是完全不可能的。

“人流”本身就是一个多义词,在没有前后连贯的语言表述情况下,它是很难准确解释的。特别是中国的语言,音同字不同,字同音不同或义不同的情况比比皆是。所以在没有前后字句的情况下,单纯地给“(    )的人流”填空,写“‘无痛’的人流”和“‘热闹’的人流”在我眼里都是正确的,没有统一的语言环境,就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。比如天津有一个地方叫南市,外地人来天津坐公交车,当车到南市站时售票员高喊:南市到了。外地人很奇怪地问:女士在哪?谁错了?都没错,因为它脱离了一定条件下语言应有的环境。

在多元化的时代,教育的标准化本身就值得商榷,进而一刀切地将语文也标准化,就是对教育的强制“人流”,这样做的结果就会限制学生的创造性思维,是对教育本身的嘲弄。因为教育不仅仅是教知识,还要教思维,但我们有几个会教思维的老师?他们中的多数人只知道用别人制造的所谓“标准”来套学生,而不懂学生对知识要予以创造性的应用。政治课的老师虽然大讲唯物论,却用唯心的标准答案方式来考唯物论,这是让人贻笑大方的。

我写到这,想到孩子上小学时,有一次他写的作文老师说不好,给了一个较低的分,孩子回家后闷闷不乐。我知道情况后也看了一遍他写的作文,我对孩子说:你没有错,是老师错了。这样的作文就不该有设定的答案。

我刚给孩子打电话,问他是否还记得那件事。他说似乎有那样一件事,但太具体的内容他忘了,因为类似这样的事太多了。在说到有关语文的标准答案时,他只跟我说了一句话:我们导师说:理科的标准答案也是有一定的条件和范围。

我对那件事之所以至今念念不忘、甚至于耿耿于怀,就是它给我的印象太深了。从那时我就想:语文教育怎么会有标准答案呢?我至今也没有搞懂。当我再想起孩子导师的那句话时,我顿开茅塞,科学是需要想象力的,它的进步和突破的就是对一些所谓标准的突破,否则又就无法进步。而我们现行的教育理念和方法,却没有想到这一点,甚至于是扼杀这一点的。

我们的教育之所以难以成熟,就是被“人流”的结果,当我们拿着“人流”后的胚胎说:这才是教育时,我们所有的人就都以为被“人流”下的胚胎就是正常的人,以为正常的教育就应该是“胚胎”这个样子。这是何等的悲哀呀。教育不能成为工业生产式的“流水线”、机械化和标准化作业的翻版。

“‘热闹’的人流”背后是“‘无痛’的人流”,而留下的却是永远的痛。因为“人流”或多或少是有后遗症的。“(无痛)的人流”本身并无所谓错,错的是那个并不存在的标准。因为教育被无情地“人流”了,错在我们将被“人流”的胚胎视为正常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