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西南偏南的博客

半个文人半个商人,一个真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”---读《遗憾的示范,陈晓旭不该这样走》的评论有感  

2007-05-19 15:36:21|  分类: 社会万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鲁迅先生在《狂人日记》中有这样两段话:“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”,“我翻开历史一查,这历史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‘仁义道德’几个字。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‘吃人’”。

也是鲁迅的著名小说《药》,描写的是主人公华老栓用自己的血汗钱,买蘸着革命者鲜血的馒头给儿子治病,而终于没有治好的悲剧。鲁迅先生既赞扬了革命者夏瑜的精神,同时也写了群众的愚昧落后、精神麻木状态流血的人为了吃她血的人而流血,而吃血的人也并不知道是吃了谁的血,最后以同归于尽而告终。

很明显,被鲁迅批判的人血馒头在小说中不过是一个形象化的暗喻情节,而在现实生活中的88年后的情节重现,却有人用比蘸人血的馒头给人治病的是更为不可思议,而且更甚,干脆直接“吃”人。因为相信“人肉治病”的说法,广东佛山一户人家挖起邻居家的死婴,将其用来煲汤,喂给年仅9岁的小儿子喝。

也许是愚昧,也许是误读,将一篇小说的情节当作“药方”来看,也许是对鲁迅的信任,谁让他学过医呢?但我想真知道鲁迅学过医的人,也不会将《药》的情节当作药方来读。

我看过在《遗憾的示范,陈晓旭不该这样走》后面的评论发现,在中国这样的环境和心态之下,有很多的人误读了该文,以为这也是一剂“药方”。对此我并不感到意外,因为与发生直接“吃”人这样如此愚昧的人和事,误读一篇文章也是很正常的。所以我既感到很吃惊、意外和不可置信,但也感到正常,即使吃惊也能理解。

我们现在无需革命者了,但还需要革新者和革心者,但愿革新者和革心者的血不被那些需要革新洗面的人蘸着馒头吃掉,至少不要被人误读。

现在还有野蛮的人吗?我不知道;但我知道生活中还有干脆直接“吃”人的人;没有吃人的人是不是也吃革心者的“心”?我也不知道。但吃人的人不会承认自己是野蛮的人的,因为那是为了“爱”,吃人者都不以为自己是野蛮人,那吃无形“心”的人会以为自己是野蛮人吗?我想同样也不会承认的。

那华老栓你在哪?

《药》的结尾出现了一群乌鸦,我从中幻觉中听到了乌鸦的叫声,看到了乌鸦的身影,、黑压压的遮天铺地、哇哇的叫声震耳欲聋,成群地飞在我们的头上。当我放下书,放眼望去,我在现实中也看到了远处的喜鹊,听到了喜鹊的悦耳叫声。

革心者的心可以被吃,但革心者的心还在跳动,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。如果“吃”我能救你们的话,就来“吃”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